人才招聘

  随着国资系产业资本深度对接A股市场,近期又有大型产业基金在二级市场大举扫货。

   《逐日经济消息》记者发明,中心企业贫苦地域工业投资基金成破3年来共计募资314亿元,在从前两个月内已对超过12家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进行增资或参加定增入股。

  值得关注的是,比拟于此前大基金对接电子科技类企业,该基金对能源及重资产行业标的十分青眼。

  有剖析指出,部门重资产企业地处老区经济带,具备新旧动能转换和带动当地扶贫增收的双向使命,符合产业资本输血实体经济、帮扶企业资本运作之需。

  央企扶贫基金年底扫货A股

   从前多少年,央企扶贫基金在政策以及资本的带动下,日益成为一二级市场的投资新锐,在部分上市公司股东的背影中,央企扶贫基金的曝光度甚高。

  记者发现,2019年12月至今,央企扶贫基金已在A股市场至少投资了近12家企业。值得关注的是,比较于此前备受关注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精准对接电子、科技板块,这只基金的投资取向也有明显侧重――目标锁定在能源及相关重资产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云天化(行情600096,诊股)是一家磷产业为中央的综合性化工企业和磷肥、氮肥、共聚甲醛制造商,该公司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项目共计资产占到总资产的33%以上(2019年三季报)属于典型的重资产企业。

  1月16日,云天化发布布告称,引入投资者中央企业贫困地区(云南)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对公司全资子公司云南云天化云峰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峰化工)增资2亿元。本次增资以云峰化工股东全部权力评估价值5.96亿元为基础,通过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进行。增资后,央企扶贫基金持有云峰化工25.12%股权,公司持有云峰化工的股权变更为74.88%。

  除了直接对上市公司子公司进行增资外,央企扶贫基金也会直接介入上市公司的定增及可转债融资。比如亿利洁能(行情600277,诊股)在此前2019年12月中旬布告了其发行股份、可转换公司债券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计划。央企扶贫基金、康佳投资等特定投资者参与其中,为企业召募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2.2亿元,标的资产为亿利生态100%股权。

  从央企扶贫基金投资的锁定期来看,普遍在1年以上,此外,会根据特定持股周期的不同而发生调解。如前述央企扶贫基金若在获得亿利洁能股份时,持有亿利生态股份超过12个月,则其通过本次交易所取得的亿利洁能股份,自股份上市之日起12个月内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让,但如果持有亿利生态股份不足12个月,则36个月内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让。

  有分析人士指出,增资或转增股份数额较大的亦有重组预期,此时资本配置的性质同企业上市前的策略投资相似。北京某资管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央企扶贫基金的投资期限不明显的刚兑压力,亦会在举牌上市公司或产业对接时以长线投资为主,因此短期内不会造成上市公司市值的稳固。“但即便是略带公益性质的产业投资也会择机退出,要依据投资企业的上市表现及LP主观意愿而定。”

   根据国资委的新闻,截至2019年9月,央企扶贫基金已投资名目波及全国26个省(区、市)、104个市(地、州、盟)、203个县(市、区、旗),覆盖了全部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央企扶贫基金董事长沈翎此前公然表示,鉴于全国各地区资金、技能、人才、市场、信息等差异,基金也将集中投资一批对穷困地区产业,切实带动作用大、扶贫成果好的龙头企业和IPO名目。

  募314亿撬动资本超1500亿

  从央企扶贫基金对接的能源及重资产行业中不难发现,部分重资产企业地处老区经济带,存在新旧动能转换和带动当地扶贫增收的双向使命,合乎产业资本输血实体经济、帮扶企业资本运作之需。

  值得留心的是,相比于其余处所产业投资资本,央企扶贫基金堪称厚积薄发,不仅在近三年募得314亿元,还撬动社会其余资本超过1500亿元,基金管理人为国投创益产业基金治理有限公司。

  2016年10月17日,按照《中共中央国务院对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及其分工落实打算,由国务院国资委牵头,财政部和国务院扶贫办参与动员,51家核心企业加入首期出资,设立了央企扶贫基金,首期出资额122.03亿元。

  2018年4月,央企扶贫基金实现二期募资,股东扩大到国资委监管的全体中央企业跟局部财政部履行出资人职责的中央企业。央企扶贫基金股东现已达104家,两期募资范围累计达154亿元。

   截至目前,央企扶贫基金已实现一期、二期全部募集资金的投资。2019年9月,央企扶贫基金发起第三期募资,39家中央企业踊跃参与,奇特出资160.19亿元,基金总范畴已达314.05亿元。

  在对外投资方面,该基金主要在古代农业、资源开发、清洁能源跟医疗健康等范围发力。比喻,新型畜禽农业企业“壹号食品”在2019年6月取得5亿元融资,和智投资、央企扶贫基金联合投资;再如,“竹溪人福药业”在2019年5月的股权融资中失掉央企扶贫基金的出资;“珠海港(行情000507,诊股)”也在2019年5月失掉央企扶贫基金注资。

  除了直接投资,该基金还通过投资子基金、发动扶贫基金联盟等方法进行投资,比方深圳道格混改二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各地区中央企业贫穷地区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

  据央企扶贫基金统计,截至2019年9月,该基金通过直接投资、在重点省设立子基金、发起扶贫基金同盟等方式,已经撬动社会资本超1500亿元。

  沈翎曾公开表示:“央企扶贫基金投资的重点考虑是造血,渴望扶贫基金的投入能真正带动贫困地区产业发展,也将与地方政府配合在清苦地区设破子基金,复制产业基金扶贫管理模式,放大基金杠杆,撬动更多社会资本投入困窘地区。”



Copyright © 2002-2018 重庆时时彩评测网www.cnyasy.com 版权所有